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鸣剑的博客

网络天地,人生舞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随笔】重回宜化  

2010-01-29 16:19:45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重回宜化 - 鸣剑 - 鸣剑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宜阳化肥厂位于洛阳市所属的宜阳县境内,据说是备战备荒的产物。它南邻锦屏山,北依宜洛河,与黄河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工厂,前进化工厂,工农化工厂,宜洛煤矿等组成了七十年代的当地一个工业园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宜阳化肥厂是省石化厅直属企业,七二年三炉三机,年产合成氨4.5万吨,职工三千多人。和开封化肥厂,

           安阳化肥厂,平顶山化肥厂并称河南四大化肥企业。不过宜化还有一个749车间,全国只有九个这样的军工车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生产的产品重水则是原子反应堆中的控制剂,当年还颇为神秘。故在四大企业中有更高的声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二年六月,高中只上了一年半的我,为家庭生活所迫,被特殊照顾招收到宜化749车间当了一名小小学徒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中间,干过低压维修,变电所运行。去北京学习过可控硅技术,也被抽调到厂工会帮忙工作。七七年十二月,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参加高考,有幸成为全国第一批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。八一年毕业后,按照石化厅的要求,又回到宜化子弟中学

           当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八二年调回家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别就是二十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总想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我的生命里,宜阳化肥厂无异于我的第二故乡,那里有我的牵挂,也有我的思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因为工作的原因,一直未能成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年夏天,我放下手中的事物,决意完成我多年的心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饭后动身, 我先到洛阳拐个弯,探望了我的几位老同学,午饭后,往厂里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车出洛阳西郊,道路比以前更宽阔,道路两旁的建筑也比过去有了很大的变化。三十多公里的路程,半个小

           时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巧,厂里惟一进出的大路正在大修,我选择向西由宜洛煤矿的一条非主干道绕行,可车到路口,才发现此

           路不通。只好又返回,多次打听,才由工厂附近的高桥村找到一条临时进出厂子的小路。所谓路,也就是村里边

           的一条街道,可能年久失修,坑坑洼洼,最南端出口,也仅三米宽,地下还有几个深坑,地上净是污水,等了半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天,好不容易才艰难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4号楼是我参加工作就住直到上学走五年半时间生活的地方,四层,每层三十多个房间的大楼,所以我决定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先去看看,也拜访一下阔别多年的同事,老乡们。没想到,楼已是那样的破败不堪,许多窗户上难以找到一块完整

           的玻璃,看不出一点生活的气息。还没下车,我心里已经有种很不好的感觉。下车后,我快步跑上我们车间职工当

           年住的三楼,四楼,楼道里黑乎乎的一片,让人有点窒息。我敲了原来几个比较熟悉的老乡住的房间的门,无人响

           应。又挨个敲了很多门,半晌才出来一个人,像是民工的打扮。我问这楼上原来住的人都去哪了?他说,这楼上已

           经好几年没怎么见住人了。也不知原来的人去哪了,我说出几个人的姓名,他都表示不认识。无奈,只好回到楼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 的空地上询问正在打毛衣,聊天的几位中年妇女,她们说,这座楼现在基本上没人住了,有人烟的几户,也都是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外来的民工,或者拾荒的人。听到这里,觉得鼻子一酸。好好的厂子怎么成了这样?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驱车上山,来到我曾任教的子弟学校,三十年过去了,难以让人置信,偌大的学校,竟没有增加一座教室,除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了墙上粉刷的白色墙壁和操场边上新盖得厕所让我看到了一抹亮光,面貌依旧。到各处转转,没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得怏怏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又驱车数百米,来厂职工医院,门诊楼还是当年我做学徒时盖的,线路安装亦是我和一位工友的杰作,可惜当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 的红火不再,如今已是荒草满庭,静无人声。心中的郁闷又添加了一层,眼泪潸然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山,想找个熟人,就停车问家属区路边围着麻将桌打牌的一位女士,没想到她是我当年在749车间工作时的同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事,只是我在电工班,她在分析室。这么多年过去,已经笑问客来何处了。一番寒暄,她告诉我一位我电工班同事秀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兰的电话号码。并告诉了我秀兰现在的住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电话打通,秀兰下楼来接我。   跟随她上到三楼西单元,房子还可以,三室一厅,满亮堂的。落座后,她又打

           电话把她的丈夫,我的老乡,同为电工班同事的新民叫回来家。岁月沧桑,但新民和秀兰的外貌没有太大的变化,从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们口中,我知到了一些工厂变迁的情况。应该说,我在厂子里的时候,是工厂最辉煌的时候,企业生产经营,职工

           福利待遇都是不错的,我当年从厂里调走时,厂组织部不愿放,曾表示只要不走,厂里负责把家属调到厂里工作,还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安排家属房一套。可没想到,从八十年代后期,工厂受大气候影响,开始走下坡路。后来改制,企业被卖给一个私

           营企业。新老板只让四十岁以下的职工考试上岗,四十岁以上的职工统统推向社会,许多昔日的同事都下岗在家。秀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兰是女同志,五十岁办理了退休,每月领一千多员的退休金,有社会保障部门发放。新民不够退休年龄,每月由洛阳

           市政府发放27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金。又要生活,又要供两个孩子上学,日子过得很辛苦。我的另外几个老乡都到外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地打工去了。好在学校在企业破产之前有政策,都收归地方,由当地政府接管。教师的工资能足额发放,有的家庭尚

           无衣食之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无以评价改制的是是非非,有的改制救活了企业,但改制确实给某些人可乘之际,上亿元的国有资产被以两千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万元的价格贱卖,个中的猫腻明眼人都能看出来。可既得利益者,还在那大言不惭的说怎么盘活了资产,安排了就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他们面对那些工作多年,临老下岗,失业,为生活到处奔波的我曾经的同事,战友,他们还能心安吗?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回后,我心里多日不能平静,虽然,我离开宜化多年,但我在那里生活,学习了近十年,我在那里奉献了我的青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春,我的血汗,我的希望,看到它的今天,我怎能无动于衷?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